• 歡迎來到環聯網  郵箱
    智能模糊搜索

    智能模糊搜索

    僅搜索標題

    陳同斌:土壤修復 需長期面對的癌癥治理

    分類:環聯生態 > 專家專欄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年7月7日 16:30    作者: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    文章來源:北極星固廢網

    江蘇常州外國語學校由于緊鄰毒地導致的污染事件,讓國人再次意識到土壤污染的嚴重性。其實,自2004年北京宋家莊地鐵站中毒事件以來,“毒地”事件并不鮮見。在城市化進程中,此類由廢舊化工廠搬遷再利用帶來的“棕地”問題,由于所處地段的特殊性,經媒體曝光受到廣泛關注。事實上,耕地污染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在2014年4月17日發布的《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》中,全國土壤總的點位超標率為16.1%,耕地點位超標率為19.4%。

    危機面前,國內污染土壤的修復經歷了哪些階段?目前在土壤修復的技術、工程乃至立法層面,存在著怎樣的問題與選擇?江蘇常州的毒地治理又將何去何從?帶著這些問題,記者專訪了中科院地理所環境修復中心主任、863計劃土壤修復領域首席專家陳同斌。


    從“不承認”到“捂不住”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國內的土壤修復行業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歷程?

    陳同斌:開始,大家都不承認土地污染問題。我們面臨的問題是,首先要證明在真實條件下,土壤中存在重金屬污染;第二,受影響土地的面積要足夠大,才會引起大家關注。因為過去的研究,都是往土壤里添加化學試劑進行模擬,在一個虛擬環境中,觀察研究作物的中毒情況。不同于水污染與大氣污染,土壤污染非常隱蔽,有累積效應,最初,單是證明土壤污染的存在便非常困難。

    90年代,我們為在山東濰坊拍攝一張土壤污染的照片,花了幾千元。必須讓人從照片上直觀地看出土壤污染,比如某個地方的作物長得矮甚至長不起來,僅此還不能斷定原因,還得仔細分析相關土壤數據,找到污染物超標與作物生長的關聯性。后來,我們承接了一個北京市的重大課題:“北京市土壤及蔬菜重金屬污染及健康風險分析”。當時的調查結果是,北京市本地生產與外地運來的蔬菜都有一定程度的重金屬污染。后來我們又自費去湖南郴州、甘肅金州、廣西西江流域的許多城市或地區開展大規模土壤污染調查,發現問題確實比較嚴重。但是,當時無論是農業還是環保等主管部門,對此并不認可,認為不是主要問題。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你們的研究結果如何一點點影響到政府,全社會何時開始意識到土壤污染的嚴重性?

    陳同斌:自2004年起,通過一系列新聞事件,人們開始關注起土壤污染問題。包括我們的調查報告,再到2014年發布的經過8年調查的《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》,證明土壤污染問題確實非常嚴重,捂也捂不住了。但是要形成某種管理上的集體性決策與共識,還需要讓更多的人了解這些數據。

    由于力量有限,我們在開始進行土壤污染調查時,不可能全國各地到處跑,像記者一樣也是跟著新聞跑。在調查過程中,我也在想:“不能光像大夫一樣發現病癥,后續怎么辦?必須有一種辦法治好污染。所以很自然地進入土壤修復領域?!?/p>

    植物修復:耕地污染治理的方向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在不同土地類型中,你認為哪類污染土壤的問題最為嚴重,最值得關注?針對不同地塊的不同污染類型,有哪些適用的技術解決方案?

    陳同斌:我國的污染土地主要有三大塊:耕地,城市工商用地,非城市化礦區。其中,耕地污染與城市工商業用地污染受到最多關注,并不是說后者比前者更嚴重,而是因為后者更易引起關注,形成公共事件。從污染物來說,大致分為不可降解的重金屬污染與可降解的有機污染物等。

    與別國國情不同,西方有上百年的農藥使用史,因而存在著嚴重的有機物污染;中國盡管有機物污染也很嚴重,但更嚴重的污染來自于工業化積累中的大量開礦,重金屬污染比西方要嚴重得多。由于中國土地國有,缺乏私產保護意識,耕地污染嚴重,而在耕地污染修復中,主要問題為重金屬污染。我們當時在土壤修復上的努力方向,主要針對耕地。由于量大地廣,耕地修復技術本來有限,用什么方法好一點?我們最終決定選定植物修復法,利用特殊的植物(超富集植物)從土壤中吸收和萃取重金屬。

    1997年,我們在國際上找到第一種砷的超富集植物——蜈蚣草,其體內砷含量是普通植物的10萬~20萬倍。利用它,可以把土壤中的砷蓄積到植物中,將它們收割后,污染也被帶走。之后,在科技部863計劃的連續支持下,蜈蚣草的人工種植與修復技術已形成產業。

    目前,對于耕地修復而言,大家普遍比較認同植物修復法。在上世紀90年代,美國《科學》雜志還把植物修復列入未來全球科技十大趨勢。國外做了一段時間,也找到一些類似植物,比如鎳的富集植物,但鎳污染并不嚴重,一些公司轉而發展植物采礦。

    場地修復中,除了微生物降解法,還有固化穩定法、淋洗法等物理、化學的辦法。目前國內的場地修復,基本沒有很成熟的工程技術與設備,用得比較多的還是物理方法,異位修復。理由只有一個,快。我在重慶經歷過一個案例,參加了兩輪方案評審,由于需要進一步的數據支撐,遲遲沒法下結論。開發商希望我盡快下結論,不惜擴大修復面積,多花幾千萬元。在房地產膨脹的那幾年里,開發商看重的是如何通過土地開發,實現資本的快速流轉。實際上,土壤修復的科學規律,無法滿足房地產開發商對速度的要求。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從發現蜈蚣草到形成植物修復產業化,需要解決哪些問題?

    陳同斌:早期,我們還沒有掌握人工馴化技術。2001年,我們在湖南郴州所做的項目,都是從山上直接挖來。當時雖然只做了十幾畝,但證明了在大田大規模種植蜈蚣草的確能大富集土壤中的砷。規?;N植,必須解決人工培育種苗的問題。經過一系列現代生物技術試驗,我們實現了蜈蚣草的大規模繁育。后來又將育苗做成一套標準機制,以便在各地推廣。 緊接著的問題是,收割后的蜈蚣草如何處理?已有的垃圾焚燒爐并不適合焚燒蜈蚣草,不但經濟價值不高,而且與垃圾不同,蜈蚣草中砷含量達到百分之一點幾,需要防止焚燒過程中砷跑到空氣中。為此,我們開發了一套特殊的無害化處理裝置,在燃燒過程中加入固定劑,避免砷的外泄。燒完之后的殘渣,則有兩種處理方法:量大,作為一種礦產送給礦山冶煉企業回收砷礦;量少,則送至危廢填埋場填埋。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植物修復法,目前在國內有無成熟的資金模式?

    陳同斌:目前植物修復的成本,一畝地大約為3萬~5萬元。資金方面,則主要依靠政府補貼。原因也很顯然,國內的耕地污染,往往難以確定污染制造者,即使確定,也多是一些國有企業。出現這些問題,要么是政府的企業,要么是政府的監管責任。此外,如果政府不花錢治理,污染耕地上種出的糧食進入流通領域,則會演化為重大公共安全問題。

    另一方面,我們也在嘗試一些新的模式。比如“邊種植,邊修復”,政府補貼在污染耕地種了蜈蚣草,旁邊再種上一些經過嚴格技術篩選,適于栽種的有經濟價值的作物,比如桑樹、甘蔗等。農民有了收入,積極性會提高很多。

    常州:可行性與監理問題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如何看待常州外國語學?!岸镜亍蔽廴臼录?,所暴露出的土壤修復問題?

    陳同斌:首先,相關部門缺乏管理經驗,無論在施工單位的選擇,還是項目方案設計上都存在一些問題。根據所透露的污染土壤處理方案——水泥窯焚燒法,在設計上就站不住腳。65萬平方米的污染土壤,即使按2%的摻兌率計算,也是3000多萬噸水泥。以年產幾百萬噸的水泥廠而言,也需要生產很多年才能處理完畢,杯水車薪,量上明顯不匹配。

    其次,施工單位在挖掘污染土壤時,沒有封閉場地,造成土壤中揮發性污染物的擴散。事實上,此類土壤修復工程,應用充氣大棚對施工場地實施封閉,對釋放出來的尾氣也要進行收集處理。此次施工過程中的監理能力,無疑值得質疑。

    三聯生活周刊:長遠來看,這塊“毒地”如何治理?

    陳同斌:用土層臨時覆蓋的辦法,應急可以,長遠來看仍有風險隱患。要從根本上治理這塊污染土地,還必須關注地下水的污染問題。大家目前都在關注土壤中跑出的污染氣體,對地下水卻關注不夠。必須盡快了解污染地下水的擴散范圍,通過打防滲墻等方式防止污染繼續遷移。對已經污染的地下水,則要不斷抽取治理之后,再灌下去,循環處理。

    特此聲明:
    1.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
    2.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,如發生涉及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。

    亚洲中文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开放小视频在线_国产AV无码专区亚洲AV手机_h成年动漫在线观看网址